司香尉

2017.5.31

214782:

_重复性的动作像一个定点,养成,或者治疗。我一直觉得练字是个有意思的事情——事实上艺术差不多都是这样,有意思都在她们都有种梦幻的现实性。在人还相信有神的时代,她们起源。有她们,人就相信能以一己之力,上达天听。


梦幻者,美好之处,人所共见,如对秀色,然而她本身又化身千万,不事私占——王羲之的好不霸占宋徽宗的好。一切成见无所不可打翻,要思考,且别被唬住。


现实者,她真需要功夫,也真需要修行。她真的需要人平心静气,日复一日的练习,甄别,用以提升肌肉记忆和感觉,写得越多,写得越好,看到的越多,心手越合,眼神越明。而所有贪婪不切的欲望永无出头之处,因为冒进,躁动,粗鲁,马虎,一蹴而就,推卸责任,使性子——都没用。


上火没用。越上火,越没用。


这才是无言之教。


慢慢的,我把自己交给她,她就开始教我解决我的个人问题。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。诚其意者,勿自欺也。戒急用忍,精诚所至。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


我幼年即读过这些,心无波澜。字字句句,是她替我点亮。我做得始终不好,始终不够,但与她一道,我就走得下去。


我知道人人都不快乐,我也常陷泥沼,五蕴如炽。我不知道别人都怎样养成自己,或治疗起不起效。


如果不,可以练练字。真的会被关怀到。

评论

热度(221)

  1. 司香尉214782 转载了此文字